香蕉视频app免次数下载最新

杜容芷方回过神,笑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莞儿皱了皱鼻子,“莞儿跟娘亲话,娘亲都不理莞儿。”

“娘亲刚在想事情呢。”杜容芷笑着道,“爹爹去沐浴了,莞姐儿也跟顾嬷嬷去洗香香好不好?”

杜容芷正着,就见两个丫头端了几碟点心进来。

莞儿扫了一眼,当即高胸拍手道,“糯米糕糯米糕!桂花糯米糕!”

“可不是?”园园笑眯眯道,“这可是今早上少夫人特地给孙姐做的呢!”

莞儿笑弯了眼睛,搂住杜容芷的脖子狠狠亲了一口,“娘亲真好!莞儿最喜欢娘亲了!”

杜容芷不由被她的模样逗乐,柔声道,“莞儿先去洗澡,等洗过了再吃,好不好?”

莞儿听话应下,乖乖地让乳母抱着回屋去了。

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安嬷嬷见没了旁人,这才犹豫地走上前,低声道,“少夫人……”

杜容芷抬手打断她的话头,吩咐园园,“你把那碟桂花糯米糕送到孙姐屋里去……”

园园忙应了声是,刚走过去端起来,就听杜容芷淡淡道,“把另一碟也拿下去,你们几个分了吧。”

性感美女的青春气质

园园一愣,“可那不是您给——”

“拿下去。”杜容芷冷声道。

园园抿了抿唇,只得低头应了声是,端起两碟糯米糕走了出去。

安嬷嬷看着园园离去的背影,轻轻叹了口气,许久,才打量着杜容芷的神色,心翼翼地开口道,“少夫人,其实尤姨娘那事儿……也怪不得大少爷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等宋子循从净房里出来,安嬷嬷已经退下了。

杜容芷正站在衣橱前,整理他从国公府带回来那批新裁制的衣裳。

阳光从窗棂透进来,落在她柔弱的身上,一切仿佛还跟他离开前一般。

宋子循静静地走过去,从身后环住妻子纤细的腰肢。

杜容芷身子一僵,过了好一会儿,才轻声道,“洗好了?”

“嗯。”他的下巴抵上她的颈窝,气息就吹拂在耳边。

杜容芷轻轻抿了下唇,刚想转身,身子却被他的手臂紧紧锢住,“让我抱一会儿……”他拿下巴在她颈窝上蹭了蹭,声音低哑道,“这些日子,我一直都很想你……”

杜容芷抿唇不语。

觉察到妻子的疏离,宋子循扳过她的身子,认真看着她的眼睛,“尤氏的事,你听我给你解释。”

杜容芷垂下眼摇摇头,“不用了……方才你沐浴的时候,安嬷嬷已经都告诉我了。”

她深深吸了口气,抬起头冲他笑笑,“其实你我都知道这是早晚的事……这些年我一直没有生养,长辈们一定早就着急了。”她别开眼,轻声道,“你不用解释,我都明白……”

“你不明白。”宋子循皱紧眉头,“祖母把莞儿留在身边,就是为了逼我就范……若是我不能照他们的意思纳尤氏进门,不但带不走莞儿,还会让你更加为难。”

杜容芷麻木地点点头,“你的对。”

她这副无动于衷逆来顺受的样子简直让他气得牙根痒痒。

宋子循紧紧箍住她的腰身,咬牙问,“那我要是告诉你,我跟尤氏之间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,你还要摆出这么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么?”

杜容芷怔怔地抬起头。

宋子循心下一松,带着几分邀功的得意道,“你瞧你,都不给人个辩解的机会——就算我在衙门审案,还要听原告和被告事情的来龙去脉呢……你只听了安嬷嬷一面之词,就这么急着定我的罪了?”

杜容芷摇摇头,“安嬷嬷没有你坏话,我也知道你是迫于长辈们的压力,并没有怪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宋子循神色一敛,“所以我更要跟你清楚。”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,“容芷,我跟尤氏什么事儿也没有,至于那块拿去给祖母验红的喜帕,上面的血迹也是我弄上去的。你可听明白了?”

杜容芷默默看着他,许久才轻声问,“……你为什么……”

“自然是因为你。”他温声笑道,绷紧的神经在看到她眼里的晶莹时终于彻底放松下来,“事急从权,纳妾虽然来不及跟你商量,但这事我总还能做得了自己的主。那尤氏也还算识趣,知道我对她无意,这主意还是她先提出来的……”

杜容芷轻轻“哦”了一声,垂下眼,“是么……那很好。”

宋子循脸上的笑容一顿。他皱紧眉头,“……我都已经了这么多,你难道还是要跟我置气么?”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责备的意味。

“我没有跟你置气。”杜容芷轻声道,“其实从一开始,我也没有因为这事跟你生气。”

宋子循眯起眼睛,“你——”

“我只是生自己的气。”她苦笑着叹了口气,“如果我的身子争气一些,哪怕,哪怕再给你生个女儿呢……家里或许也不会这么着急逼你纳妾。”她强忍住眼眶的酸涩,笑着摇头,“子循,我不怪你……真的,我谁也不怪。这是我的命,我只能认命。”

“你撒谎。”他伸手擒住她的下巴,逼她抬起头,拧眉问,“若是不在意,又为什么要哭呢?容芷,你在撒谎。”他沉声道,“我不喜欢你对我谎。”

杜容芷挣脱不得,只能被迫直视他的眼睛。

她看得到他眼里的不悦,也从他眼里看到自己的妥协。

可是不妥协又能怎么样呢?一个不能给丈夫传宗接代的女人……她能指望什么呢?难道要他一辈子守着她跟女儿,然后受千夫所指么?她终是放弃了挣扎,伸手轻抚上他的脸颊。

“我没有不在意。”她轻声道,本想自嘲地弯弯唇角,谁知泪水却随着这个举动缓缓从眼睛里流出来,“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在意……”她摇摇头,“可这一切,都是不能避免的。就算你跟她没有圆房,就算今根本没有尤氏,也会李氏,张氏,王氏……”

“因为你我都很清楚:需要有个人为你生儿子——而我,不是这个人。”